当前位置: 首页 > 教师作品 > 黄屯老街(视频)

黄屯老街(视频)

2011年01月30日 11:13:22 来源:庐江县龙桥镇黄屯初级中学 访问量:2941

 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老街旧事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一)
  黄屯老街在庐东南山区很有点名气,本地十里八乡有句民谣“本钱轻,上黄屯”,指的就是这个地方。
  传说,东汉末有个叫黄穰的读书人,带一帮山民举事,在此屯过兵,后来还与时任庐江太守的陆康干了一仗,结果是“秀才造反,十年不成”,被灭了。屈指算来,“黄屯”这个名字由来也有1800多年历史了。传说总归是传说,在苍茫的历史长河中是很难找到实物或文字佐证的。
  老街很老,一色青石铺就的街面,青瓦粉墙的街市,每隔三四间铺子,屋顶上便拱起一道高高的马头墙,偶尔,还能在其间寻见几缕枯黄的蒿草,在秋风中瑟瑟地摇曳着。每天清早,茶馆、药店、铁匠铺……便早早地挂上了各家各户的幌子。透过通红的炉火,丁丁当当的打铁声,老街便开始了生意人的如意梦。早起开门的两个伙计,相互点点头,算是打个招呼,其实门对门不过六尺远。系着围裙的女人们,挎着淘米箩,拎着竹篮子,穿过深深的水巷,早早下河去了。
  河埠码头旁,乡下粜米的、卖鱼虾的……船上船下忙着,大都刚上岸。有二三只小船,办完事匆匆往回赶。街上,货郎摇皮鼓的叫卖声,馆子里跑堂的吆喝声,买卖人大嗓门的招呼声,乱哄哄的。山里挑草上街的,把草卸在上街头的草场上,圩里挑米上街的,把米兑给下街米行里,都一头钻进茶馆里去了。
  老街,俨然是古徽州的某一条街巷,是一本翻开的咿咿呀呀的古书。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二)
  老街人一向以古徽州移民自居。
  据老辈人说,很久以前,“长毛”起事,黄屯土著居民跑反,逃的逃、杀的杀,方圆几十里,鲜见人烟,唯一幸存的是一户邢氏人家。以后陆续有吴、朱、陶、鲍、叶……等十大姓人家从皖南或江南迁移至此,安家落户,繁衍生息。
  在老街,姓黄的并不多,零零星星只有几家,姓何的倒不少,街上原来有一座“何家祠堂”,青瓦粉墙,飞檐走角,典型的明清建筑,相当气派,可惜在文革后期拆除了。这儿何氏族中人都自称是明代方孝孺的后人,是“方何”,这主要是与庐江的“韩何”有所区别。
  下茶馆,是老街人的一道生活程序。那些土生土长的大爷二爷们,早起洗刷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下茶馆,捧着茶壶,讲究的端着紫砂壶,到馆子里叫上几个大饺子,边吃边刮,如“盘头剃头活捉,朱三饺子空壳,江家挂面麻索”之类的侩文,上街的人是听客,听到得味处,大家常会心一乐。笑话终归是笑话,大家津津乐道的还是大饺子,黄屯大饺子皮薄馅真,脆酥爽口。爱喝两口的,怀中还揣着一只酒壶,就着大饺子,自斟自饮,遇到挑山货上街来的老主顾,还要叫上一两样像香菜、咸肫一类的下酒小菜,相互劝饮。
  早市热热闹闹的。十四五岁的朝奉们学着东家的本事,早早地站在铺子里守市,张张笑脸赢人。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三)
  老街原是东西走向的半边街,不知何故,早些年灾祸连连,尤其是火患,民国三十二年的一场大火,几乎将整个老街吞噬殆尽。后经一过路高人暗中指点,老街人方知是街向的风水出了问题。从此,老街改变了走向,由东西向变为南北向。
  未能改变的是水灾、战乱和匪患。每年春夏之际,山洪暴发,街面上水汪汪一片,上下街两条水巷,就像开了闸门的水渠,哗啦啦水声一片。那些嫁到圩里的街上姑娘们,赶紧让姑爷们划船上街来看看。
  早些年,躲壮丁成了老街人的一大心病,四十岁左右的男人大都无奈地留起了胡子。老街上有朱、何、陶、鲍四大问事,碍于本乡本土的情面,对于此项重任,也是无可奈何。偶尔,受人之托,还要为错抓的“壮丁”出面说情。
  老街人最怕的,是出没于杨柳水乡的土匪们。每每土匪来袭,关闸上的了望人便关闸、敲锣,听到锣声的生意人便纷纷闭门。由于担惊受怕,老街上的姑娘未到十五六岁,大都早早嫁人了。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四)
  黄屯老街,群山环抱,山峦叠翠,竹木葱茏,是庐东南山区的商业集散地和竹器之乡。老街人大多从事商业和手工业,手艺人中又分铁匠、木匠、瓦匠、竹匠……好多种,单加工竹器的手艺人就分三类,打竹垫子的叫“篾匠”,做竹床的叫“扳匠”,做花活的叫“扎匠”。
  正月里,是老街最闲的季节,却是扎匠们最忙的时候,舞龙灯是老街人的头等大事,扎龙灯是扎匠们最拿手的活。每年腊月,有头有脸的牵头人,便早早地通知各家各户出钱凑份子扎龙灯。龙灯分老龙和子龙,青壮年舞老龙,这要请街上最有名望的老人牵龙须;十五六岁的孩子舞子龙,子龙舞到那家,那家的主人便要放炮仗,算是接灯,末了还要包上一些喜钱,以祈求来年的好运。
  老街人一直保持着一个良好的传统--读书。从逢年过节的风俗中,老街便透着一种浓酽的文化气息。大年三十,吃过年饭的第一件事,便是当家的写拜年贴,孩子们结伴,窜到大街小巷,从各家各户的门逢里送帖子,上面大都写一些吉祥的话,并注上当家人的姓名。正月初一,家家户户的读书郎便早早起来,出门赏对子。我至今还记忆犹新的一件事,就是哪年哪月哪家春联的毛笔字写着如何,联文的意思如何。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五)  姚货郎
  货郎,我们那地方叫做“摇拨龙鼓的”。姚货郎就是这样一个走村串户的货郎。
  那时,乡下女人难得上一回街,只要听到拨龙鼓一响,大家都知道“货郎来了”,欢喜得不得了,女人们拽着小伢子,里三层外三层,把货郎挑子团团围起来。
  姚货郎家住在黄屯老街河东桂花树,离街上大概有五里地。早些年,他年轻又轻,身体又好,嘴巴又会讲,挑着一副货郎挑子在街上和乡下来回跑,算是一个体面人。据说,他老婆就是他下乡卖货时结识的一个寡妇,人长得也颇有几分姿色。
  在我们那地方,货郎是一个比较挣钱的活,也是一个体力活,一年到头,风里来,雨里去,没听说过那个货郎干几天,休息几天,除非他病倒爬不起来了。否则歇脚就是跟钱过不去,还有那个货郎舍得歇脚呢?一般干到五十开外的货郎,身体就顶不住了,挑不动挑子的货郎,就在街边和路口摆货郎摊子,干的还是老本行,还叫货郎。
  不到五十岁,姚货郎就干不动了,在上街头临近南业商店门口,摆了一副货郎摊子,整日里没精打采,病泱泱地,再加他头上有点秃,人显得很老苍。
  货郎摊子大都是在两个箩筐上面,放着一个带架子的玻璃框子,架子上挂着扎头毛用的毛线和塑料绳子,颜色各种各样,很好看,玻璃框子里摆放着各种样式的纽扣、针头线脑,还有孩子们看之淌口水的的五颜六色的水果糖,几毛钱、甚至几分钱就能在他那儿买到自己喜欢的小东西,实在掏不出钱的,把家里的一些鸡毛鸭肫皮拿去,也能换到东西。
  与姚货郎一样,在中街茶馆门口摆货郎摊子的,还有一个王货郎,是河西王家楼人,那时已经六十开外了,好酒,每天早上就着茶馆刚出锅的大饺子,他都要嘬上两口,一喝就上脸,像个红脸关公,这时候他脸上的几个麻点更显油光锃亮。有好事的街上人,便把王货郎叫作“麻子”,把姚货郎叫作“秃子”。
  新来乍到,姚货郎每天挑着货郎担子早出晚归,中午一般不回家,他老婆在家把饭做好了给他送饭,他就守着货郎担子站在街边上凑合着将就一顿。
  后来,姚货郎在街上呆得久了,看到王货郎就像上班一样,每天甩着手早出晚归,很好奇。再后来,姚货郎与王货郎混熟了,就跟他讨教其中奥妙,王货郎老于世故,怎么也不肯说实话,就扯谎说:“我有个亲家住在街上。”
  姚货郎一听,这好办,我有个闺女长得还不错,不如我也在街上为女儿开一门亲,一来为女儿找一个街上人,以后不用干农活了;二来自己在街上做生意也方便了,至少不要来回挑担子。于是姚货郎主动找人托媒,与街上一个姓朱的人家开了亲。
  这以后,姚货郎果然轻松了不少。每天中午,他老婆或女儿来送饭,并帮他守摊子,他则闲悠自在地坐在亲家堂屋里吃午饭,偶尔还与亲家公喝上两杯,晚上回家货郎担子自然也不用来回挑了,姚货郎也像王货郎一样,每天甩着手早出晚归。
  这样过了将近一年,姚货郎不单生意好了许多,身体也好了许多,头上的毛虽然越来越少,但根根梳得整整齐齐,苍蝇爬上去都能跌断腿。
  那年腊月,姚货郎和亲家商量,准备来年二月二把两家把儿女的亲事办了。想不到就在这个时候,姚货郎放在亲家堂屋里的货郎被人偷了,这在一向民风淳朴的老街引起了不小的轰动,公社领导以及派出所公安人员也高度重视,经过多方侦查和分析,认为这案子是姚货郎亲家的第二个儿子干的。年还没过,姚货郎未来的干儿子就被逮捕了,姚货郎的亲家公大病一场,自然两家的亲事也就黄了。
  第二年开春,王货郎还在中街茶馆门口摆他的货郎摊子,只是,从此不见了姚货郎的影子。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文:县委办公室副主任、政研室主任   江永进) 

    

编辑:一根螺丝钉
上一篇:咏金钱树
下一篇:雪覆
评论区
网友(2011-2-7 22:40:58)

写得真好!我对老黄屯和黄屯老街上的青石板是满有印象的,我想黄屯老街上的一定有那些人,发生过那些故事。这时光一下子就到了那个年月,真希望回去不再回来!

回复 支持[11] 反对[0]
网友(2011-2-14 16:55:56)

呵呵,我看见朱宝根家的大饼铺了。。哈哈

回复 支持[1] 反对[0]
姚强(2011-3-7 15:43:01)

呵呵 加油 家乡加油!

回复 支持[2] 反对[0]
网友(2011-3-24 18:23:43)


要顶
必须顶
不得不顶
用尽全力顶
再加上千斤顶
总之把它顶到顶
接着使出葵花宝顶
就算顶到史前也要顶
老子看了会用道德经顶
孔子亲自拜你为师天天顶
秦始皇站在阿房宫上使劲顶
汉高祖挥师杀向东罗马为你顶
吕布抛弃了貂禅而选择了帮你顶
张三丰见了后用太极拳九式全力顶
左冷禅召开武林盟主大会商讨如何顶
西门吹雪从此学会了最强一招剑神一顶
龙剑飞的如来神掌最后一式改为万佛朝顶
陆小凤从此再也不管闲事了而专门来为你顶
四大名捕四面出击看天下还有没有人敢不在顶

回复 支持[0] 反对[0]
网友(2011-4-29 22:29:59)

祝福家乡,一日比一日好!

回复 支持[0] 反对[0]
姚强(2011-3-7 15:43:01)

呵呵 加油 家乡加油!

网友(2011-5-25 17:53:41)

呵呵,来了,这是我学弟……

回复 支持[0] 反对[0]
姚强(2011-3-7 15:43:01)

呵呵 加油 家乡加油!

网友(2011-5-25 17:53:42)

呵呵,来了,这是我学弟……

回复 支持[0] 反对[0]
姚强(2011-3-7 15:43:01)

呵呵 加油 家乡加油!

网友(2011-5-25 17:53:43)

呵呵,来了,这是我学弟……

回复 支持[0] 反对[0]
网友(2011-7-24 16:53:38)

家乡加油,,,,,,,,,,,,,,,,

回复 支持[0] 反对[0]
网友(2011-7-28 13:30:54)

家乡加油啊

回复 支持[0] 反对[0]
网友(2011-8-1 15:28:10)

看着看着,心里有一种温暖的感觉,慢慢的温暖了全身,这是我的家乡呀!以前不知多少次在黄屯街匆忙的走过,两边的情景只在眼前一闪而过。此时此刻,我多么想马上回家乡,看一看黄屯街,看一看母校,吃一吃家乡菜。在这里我真诚的祝福家乡风调雨顺,祝福母校人才不断,让我们一起打造安徽的明天,祖国的未来!

回复 支持[4] 反对[0]
网友(2011-8-11 13:46:23)

家乡加油

回复 支持[0] 反对[0]
网友(2011-8-20 14:47:52)

看着看着,心里有一种温暖的感觉,慢慢的温暖了全身,这是我的家乡呀!以前不知多少次在黄屯街匆忙的走过,两边的情景只在眼前一闪而过。此时此刻,我多么想马上回家乡,看一看黄屯街,看一看母校,吃一吃家乡菜。在这里我真诚的祝福家乡风调雨顺,祝福母校人才不断,

回复 支持[0] 反对[0]
发表评论

评论仅供会员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网校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
教育部 中国现代教育网 不良信息 垃圾信息 网警110
庐江县龙桥镇黄屯初级中学版权所有
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经营许可证 京ICP备13002626号-8
联系地址:庐江县龙桥镇黄屯社区
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2087
中国现代教育网 提供技术支持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
Copyright 2006-2019 htcjzx.30edu.com.cn , All Rights Reserved
中国将军文化网 绵阳市安州区河清镇小学 红旗岭农场学校 本溪满族自治县南甸中心校 本溪县教育局 静乐县杜家村学区 沅陵县思源实验学校 太康县城关镇建南小学 新晃一中 忻州市教育局 忻府区幼儿园 鹤壁技师学院 潜江浩口苏港初级中学 山西省忻州市幼儿园 忻州市实验幼儿园 福建省莆田砺成中学 汝南师范学校附属小学 宝鸡高新第一中学 三五集团网 潍坊东辰国际学校 手机版